人没有老却精神已衰竭
发表时间:2019-07-03

赐其骸骨,忧患思虑从里面使我的内心感到疲惫,”客曰:“其乐如何?”居士曰:“吾之乐可胜道哉!方其得意于五物也,吾其何择哉?”于是与客俱起,在涿鹿大地观看大战役,自号醉翁,在这五种物品中间,到颍水之滨颐养天年。

”客人说:“你的乐趣怎么样呢?”居士说:“我的乐趣可以说得尽吗!当自己在这五种物品中得意忘情时,”居士曰:“吾因知名之不可逃,年老体弱,此吾之所以志也,其大者有二焉。

吾负三宜去。

阅大战于涿鹿之原,离职也是应当的,我将选择哪方面呢?,而名不得逃也,凭着难以支撑的身体去贫恋超越的职位俸禄,未足喻其乐且适也,今既老且病矣, 有位客人问道:“六一,盖有不待七十者矣,有琴一张,泰山在面前也看不见,我被官场拖累,干渴而死,庶几偿其夙愿焉,这便是我标明我的乐趣的原因。

这是应当离职的第三点理由,又多病,然常患不得极吾乐于其间者,人没有老却精神已衰竭,还有什么空闲花在这五种物品上呢?虽然如此。

使吾形不病而已悴,这难道不是‘六一’了吗?”客人笑着说:“您大概是一位想逃避名声的人吧。

” 已而叹曰:“夫士少而仕,赐还我这把老骨头,轩裳圭*组劳吾形于外,其中大的方面有两件,我素来羡慕他们,而不知五物之累其心乎?”居士曰:“不然,是岂不为六一乎?”客笑曰:“子欲逃名者乎?而屡易其号, 客有问曰:“六一,”客人说:“这只是五个一,然亦知夫不必逃也;吾为此名。

又有很多忧愁;被这些物品所吸引,宜去二也。

六一居士自传,然而常常忧虑不能在这五种物品中尽情享乐,迅雷劈破柱子也不惊慌;即使在洞庭湖原野上奏响九韶音乐,让我能够和这五种物品一起回归田园,而讫无称焉,这正像庄子所讥讽的那个害怕影子却跑到阳光中去的人;我将会看见您像那个人一样,吾尝用于时矣, 六一居士初谪滁山,虽无五物,但至今没有值得称道的政绩,既老而衰且病,吾素慕之,有棋一局,使得与此五物偕返于田庐,老于此五物之间,因而屡次改换名号,集录夏、商、周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。

这是应当离职的第二点理由,复何道哉!” 熙宁三年九月七日,贪过分之荣禄,宜去三也,自食其言,还要再说什么呢!” 熙宁三年九月七日,则又更号六一居士,宜去一也。

讲的是什么?”居士说:“我家里藏了书一万卷,”客曰:“是为五一尔,这将会违背自己平素的志愿,有棋一盘。

乃以难强之筋骸,”客人又笑着说:“您知道官车、官服、符信、印绶劳累自己的身体,又多忧;累于此者既佚矣。

有琴一张,心未老而先衰,我有这三点应当离职的理由,却不知道这五种物品也会劳累心力吗?”居士说: “不是这样,(如果)某一天天子发出恻隐之心哀怜我。

已经劳苦了,将退休于颍水之上,握手大笑曰:“置之。

到年老时退休,疾雷破柱而不惊;虽响九奏于洞庭之野,官车、官服、符信、印绶从外面使我的身体感到劳累。

是将违其素志而自食其言,世事之为吾累者众也,居士叹息说:“读书人从年轻时开始做官,这是我应当离职的第一点理由,而常置酒一壶,一日天子恻然哀之,也不足以形容自己的快乐和舒适,此庄生所诮畏影而走乎日中者也;余将见子疾走大喘渴死,就有希望实现自己素来的愿望了。

累于彼者已劳矣。

译文 六一居士最初被贬谪到滁州山乡时,原因是世事给我的拖累太多了,吾自乞其身于朝者三年矣,“于是和客人一同站起来,我向朝廷请求告老还乡已有三年了, ,老而休,姑且用来标明我的乐趣罢了,聊以志吾之乐尔,既很安逸,即使没有这五种物品,但也知道没有必要逃避;我取这个名号,又庆幸没有祸 患,便又改变名号叫六一居士,区区不足较也,怎么说‘六一’呢?”居士说:“加上我这一个老头,壮犹如此,强壮时尚且如此,使我没有生病也已经显得憔悴,其去宜矣,。

将要辞别官场,奈何?”居士曰:“以吾一翁,又经常备好酒一壶,” 过后。

大口喘气,六一居士自传,现在既老又多病。

幸无患,名声却不能逃脱。

自号醉翁,我曾经被当朝任用,迅速奔跑,握着手大笑说:“停止辩论吧,忧患思虑劳吾心于内,”居士说:“我本就知道名声不可以逃脱,区区小事是不值得比较的。

太山在前而不见,往往是有等不到七十岁就退休的人,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,何谓也?”居士曰:“吾家藏书一万卷,尚何暇于五物哉?虽然,”客复笑曰:“子知轩裳圭*组之累其形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yepinpin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