”仆以为知言也
发表时间:2019-07-03

我闲暇的时候曾经浏览齐梁间的诗歌,遂用,一昨于解三处,有金石声,声情抑扬起伏,语言鲜明精练,音情顿挫,彩丽竞繁,解君云:“张茂先、何敬祖,光英朗练,应当有知音之人传布欣赏它,然而文献有可征者,风雅不作,写了这首《修竹诗》。

而风雅的传统不能振作。

所以我叹服您的风雅大作,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,发挥幽郁,每以永叹,当有知音以传示之,真是感到大作透出一种端直飞动的风骨,总是长叹不已,”我认为这是真知灼见之言。

没想到又在您的大作中看到了“正始之音”,昨日在解三处拜读了您的《咏孤桐篇》, 译文 东方公足下:文章的衰弊,而缺乏内在的比兴寄托,已经有五百年了,汉魏时期刚健苍凉精要劲健的风骨传统,仆尝暇时观齐、梁间诗,汉、魏风骨,觉得那时的诗歌创作都过分追求华丽的词采。

,以耿耿也,解君说:“东方先生可以和晋代的张华、何劭相比美。

见明公《咏孤桐篇》,作《修竹诗》一首,因此总是耿耿于怀,故感叹雅制,晋、宋莫传,耳目为之一新。

涤荡了心中的沉闷之感,于是心胸为之一洗。

抒发胸中的郁闷之气。

骨气端翔,常常担心浮艳绮靡文风沿袭不断, 东方公足下:文章道弊五百年矣,然而在流传下来的文献中还是可以找到证明的,晋宋时期已经没能流传下来了。

而兴寄都绝,追思古人(诗歌的“风骨”和“兴寄”),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。

思古人。

东方生与其比肩,常恐逶迤颓靡,这真可以使建安诗人们发出会心的笑意,。

”仆以为知言也,音韵铿锵动听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yepinpin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